网站首页 > 名家专栏> 文章内容

毕飞宇:小说家最浪漫的事是把自己写老

※发布时间:2022-1-15 19:31:08   ※发布作者:佚名   ※出自何处: 

  “今天,文学越来越成为消费的对象,成为文学项、版税和发行量之下的一个话题,但文学对我本人而言有着更本源、更真切的意义,《瞻对:两百年康巴传奇》就是我文学追寻中一个小小的成绩。”昨日,在鲁迅文学院举行的2013年度茅台杯人民文学颁典礼上,作家阿来如是说。他的成绩得到了肯定,《瞻对:两百年康巴传奇》获得了本届非虚构作品大。此外,其他10位作家、诗人获得了包括长篇小说、中篇小说在内的其他项。而从今年开始,人民文学开始增设翻译,旨在励汉学家为中国文学所做出的贡献。

  在领之后,阿来说自己最初进入文学就是想写小说,但文学却把他带入到了现实世界当中。他说今天的中国有很多成绩,也有很多问题,“我们有一个很天真的想法,就是只要这个国家发展,所有的社会问题就会在发展过程中烟消雪化,迎刃而解,但其实并没有这样,反而出现了很多问题,比如民族主义的高涨。”阿来觉得自己也在这些问题,于是他带着问题一再追问,像一个学者一样走入田野,去观察这些情况为什么会发生,又何以会发生。“于是我写了《瞻对》。”

  贾平凹的《倒流河》和毕飞宇的《大雨如注》则获得了短篇小说。两位作家均未能到场,不过也都发来了获感言。贾平凹在感言中说自己创作完《带灯》之后,后记还没写,便写就了《倒流河》,写得很顺手,一气呵成,这让他得到一个,就是“写完长篇,惯性还在,易于写中短篇,就好像打篮球,需要手热,手热就能写出鲜活,写出一呼一吸的气息。”

  毕飞宇则说自己还有一个月就50岁了,获人民文学为自己的50岁做一个小结,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。1994年在毕飞宇30岁时,他获得了写作生涯的第一份荣誉就是人民文学,如今20年已经过去,“我说过一个小说家最浪漫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写老,我已不再年轻,但是离我的老还有一段距离。我是一个渴望浪漫的男人,在我的写作生涯中,永远年轻的《人民文学》引领并着我的浪漫,这是我何等的幸运、何等的幸福。”毕飞宇说自己会好好工作,努力在20年后还有机会获得人民文学,他在感言的最后说,“情感是真的,才华就是真的。”

  本届增设翻译的备选作品是从刊发在《人民文学》英文版《PATHLIGHT》(《灯》)上的文章中择取。本届翻译由英国职业翻译魏友敦(Jim Weldon)获得,他翻译了次仁罗布的小说《放生羊》,评委会认为其不仅具备文学应有的意境,将原文的气魄完整地诠释给读者,也使有了新的灵魂。此外,长篇小说由乔叶的《书》获得,中篇小说由陈河的小说《猹》和肖江虹《蛊镇》获得,散文得主是贺捷生《父亲的雪山,母亲的草地》和周晓枫《齿痕》,诗歌是刘年的《虚构》和荣荣的《声声慢》。

  从2003年起,一年一度的茅台杯人民文学已经连续十一年颁发,本次评的作品范围是从2012年10月至2013年10月在《人民文学》发表的各类型的作品。今年的评委,包括了格非、李洱、贺绍俊、霍俊明等。

  mxbd-200

  《瞻对:两百年康巴传奇》的授词写道,阿来“通过长期的社会调查和细致艰辛的案头工作,以一个土司部落两百年的地方史作为典型样本,再现了川属藏民的传奇和坎坷命运。作者站在人类文明的高度去反思和重审历史,并在叙述中融入了文学的意蕴和情怀。”(记者江楠)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  

相关阅读
  • 没有资料
Telegram中文 公交站